qq_login 微信登录
注册忘记密码
气功之巅 首页 文章 道家 理论术语 查看内容
内丹仙学 道家典籍 外丹研究 道家思想 符箓研究 理论术语

从玉虚派的修练探讨神仙之源

2021-5-13 13:14| 发布者: 清宸| 查看: 159| 评论: 0|原作者: 陈道长|来自: 气功之巅

摘要: (陈道长,湖南人氏,道家玉虚派第八代掌门人。16岁时遇玉虚派第七代执教王梅生仙长,遂随其入道。1992年王梅生仙长羽化,享年202岁。1994年在湖南大云山祖师殿,陈道长为前来参访之人说法,本人当时有缘在场,记录下 ...
(陈道长,湖南人氏,道家玉虚派第八代掌门人。16岁时遇玉虚派第七代执教王梅生仙长,遂随其入道。1992年王梅生仙长羽化,享年202岁。1994年在湖南大云山祖师殿,陈道长为前来参访之人说法,本人当时有缘在场,记录下说法内容。今经整理,形成此文。经同意特公之于众,留与有缘人。)

 从玉虚派的修练探讨神仙之源6 / 作者:陈道长 / 来源:气功之巅

翻开道史,我们不妨追溯到殷商时期。那时,民间就有了对日月星辰的崇拜。同时,也出现了术士之说。特别是“元始天尊”在聚仙台上的说法,通过广成子的记载,黄石公的整理,独狐肪的重抄,已流传于世。(见王梅生仙长手本《仙缘录》) 
对于“神仙”的形成,不仅在民间,而且在道教界也有诸多说法。本文仅就玉虚派的修炼方式,来探索一下“神仙”之来源。 
“玉虚派”形成于殷代,当时并不叫“玉虚派”,而是一个以“气”为修炼对象的独立门户。据王梅生仙长在《仙缘录》中的记载,玉虚门下第二代弟子广成子道成后,上北昆仑拜殷玄翁为师。广成子刚刚跪下,忽觉神翁头上光环闪闪,瑞气四射。广成子大惊曰:“吾师何以‘红日相护’?”,神翁笑曰:“非也!此乃龙虎之弦而成矣。”,广成子惊曰:“日月之精而成,阴阳灵气相护,实乃‘天尊’!天之尊奉吾师也!”忽又大悟曰:“天尊!天尊!天地之尊也!” 
后来修道的人们得知此事,无不感到震惊。因此,众仙遂往北昆仑,敬拜殷玄翁为“元始天尊”。这样一来,也就有了后来的“万仙朝圣”以及“玉虚歌”,这个典故便是“万仙朝圣”和“玉虚歌”的由来。但“玉虚派”却是以“玉虚令”为行使,是不唱玉虚歌的。 
不过在玉虚派的传承上,从第三代至第七代都是“书遇有缘人”而隔世相传的。(见王梅生仙长手本《仙缘录》) 
遗憾的是:得到王梅生仙长真传的“玉虚派”第八代传人,由于某种原因,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,将仙长所传之书全部付与了祝融氏。 
玉虚派从广成子起,至第五代,并不叫“玉虚派”,而自称“玉虚门下”。直到第六代韩成老仙长遇缘,道之初成后在甘肃建立“玉虚宫”,收下门徒二十四人而创立“玉虚派”。并修下“玉虚谱”系:“大道通天宇,三幽子习恒......” 
"玉虚派"在当时也是一个内外兼修的门派,但立派不到六年,正值明崇祯罹难,清兵入关,仙长义无反顾,毅然率门下入关外、下江南、卫扬州、护嘉定、闹京城、刺皇宫,几经生死。然而,事与愿违,“玉虚宫”被清兵而焚,门徒几尽,后虽存二三人,但也不知去向。 
老仙长自恨道未大成,无法抗衡天命,后经再三考虑,隐于四明猎居而潜心修真。老仙长在抗清中亲见门徒的惨死,在心灵上带来了莫大的悲哀(老仙长在自序中也只略谈了一下自己),在“秘录”中也弃去了武功之一道,只将炼“气”之道,传于后世-----“书遇有缘人”。(见王梅生手本《仙缘录》) 
因此,“玉虚派”在道教中刚露面,又几近绝迹。 
“玉虚派”是一个修炼“三魂,七魄”的门派,它的追求是以“真我”来代替“假我”。“真我”者,人之灵魂。“假我”者,人之肉体。也就是说,“假我”出于“先天”的限制,人们无法完全改造它,只能以“后天”(即真我)去解除“先天”的限制,来创造第二个自己而达到生命的永恒。 
知已知彼,百战不殆。韩成老仙长在《玉虚秘录》中特别提示门下,在未炼“三魂、七魄”之前,必须先炼好一切应用“器械”来作为防身之用。否则,终将“大道”难成。 
“玉虚派”有一句口头语:“炼精不炼魂,神仙作不成”,也就是说,从“元始天尊”至第七代都是修练“三魂”,以“真我”而成“神”的。三魂即“神魂”、“形魂”和“气魂”。七魄即“...... 忧魄、思魄。” 
王梅生仙长在《外婴真经.摘要》中谈到"三魂"对于人来说,是个若离若附的"灵体",而"七魄"又更加散漫无章,如果将"三魂"归成一体,将"七魄"附之人身,从客观上来说,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也许人们会认为这是一种无稽之谈。然而,世界上的万事万物,有些是不能以“常理”而论的。“玉虚派”不但开辟了一条“成神”、“成仙”之路,而且还是一条“捷径”。 
“玉虚派”炼功时左手竖掌,右手虚托于下丹田。身坐“伏羲”卦内,面向东方偏南三分。在未入坐之前,口中念动:“足踏乾卦开天门、坤卦闭地府、巽木参天地、艮卦作长城、坎卦涌波浪、离宫架火焚、震雷生劈雳、兑卦统雄兵;左踏三元分太极,右踏三元天地人北斗,天剑插地,诸神退缩,如律令”(见韩成《玉虚秘录》)。贫道认为:有《外婴真经》而无《玉虚秘录》大道难成,有《玉虚秘录》而无《外婴真经》,同样难成大道。 
念完口诀,再以“真语”催动使本来在人身后略呈三角形,远者三丈左右,近者一丈有余的“三魂”,慢慢地互相靠拢;又使无章的“七魄”,一个一个地附到人身上。最后,使“三魂”成为一个无瑕的整体,也就成了“外婴”。 
“外婴”可大可小。大如人身,小如指甲。(见韩成仙长《外婴真经》重书) 
“外婴”炼成后,将他纳入“泥丸宫”内,以丹田之气慢慢地贯注,而炼成“真我”。 
“真我”即人们所说的“元神”,也就是“玉虚派”所说的第二个自己。 
“真我”出泥丸,上通天宇,下达幽冥,中撼万物,也就成了一个不生不灭----未来的“神仙”。有诗为证:气随念动,念助气行,灵随气出;上通天宇,下达幽冥,中撼万物;神乎?仙乎?道在其中矣!(王梅生仙长《神仙总论》) 
谈到这里,千万不要误认为“真我”炼成后,“假我”就会“羽化”。“假我”不但不会“羽化”,而且还会增长寿命。 
当然,“神仙”也不是一说就成的事,他是通过艰苦的修炼与测试而得来的。如韩成在《玉虚秘录.论道篇》中所言:“大凡修真之人在‘真我’炼成后,必须去检验他的功力。让‘真我’进‘宫、殿’,受八方香火,占‘神台’,受万众朝拜。如‘真我’不被神赶出,证明道之初成。” 
韩成老仙长的这段话,说来容易,但要去做到,这就要看自己真正的道行了。 
“真我”在初出“泥丸宫”之时,形如木偶,须得“假我”的指挥。但通过气贯“天门”,以精元补足后,他不但不形如木偶,而且行动与胆量还胜“假我”百倍,甚至千倍。就是思维与情感,也只略低于“假我”。 
谈到这里,根据王梅生在《外婴真经.摘要》中所提到的“如突然发觉涌泉穴酸麻,这时,‘真我’已自行脱离‘假我’的控制,自由放任。必须以‘囟门’查明后马上收回。 
“囟门”又叫“顶门”。它是在未炼“三魂”之前用内气冲开的。 
“囟门”是一个收摄外界信息而反映到大脑中来的感觉穴位。也就是说,大凡修炼之人,须得以内气冲开“囟门”、“命宫”、“玉枕”等三个穴位,来作为防身之道,以便于不受外魔的愚弄与侵害。 
查明“真我”之后,启开“天庭穴”(百会穴),用“泥丸宫”收回。不过,这里指的是在一般情况下,如果“真我”被外魔或者其它凶神恶煞扣押,则以精补气救回,或者以“气”贯“魄”救回“真我”。当然,这就得散开“七魄”而炼之。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是不能散开七魄的。如遇上“五方五帝”,就更麻烦了。须得以“劳宫穴”催动“诛神剑”,口中念动:“......倘若有神来作对,取下头挂斩神台......”救回“真我”。所以玉虚派在未炼“三魂”之前,须得炼好“器械”的原因也就在这里。 
“玉虚派”不在生死攸关的情况下,是不动用“玉虚令”的。“玉虚令”是元始天尊的令旗,“见令如见元始天尊,令到如元神天尊亲临”(韩成重书《玉虚派秘录第二卷.广成子论道》) 
“合藉双修”,也是“玉虚派”的一种修练方式。但不在单独修炼的范围之内,而是一种“夫妻双修”的方法。不过,“合藉双修”并不是人们所说的通过男女交媾的房中术而达到“成神”、“成仙”的。韩成老仙长在《外婴真经》中所展示的图像是以阴导阳、以阳导阴、以任脉导督脉、以督脉导任脉而达到相辅相成;再以左阳右阴、左阴右阳、劳宫相对,运龙虎调提之功,斗、极交换之气......而达到成“神”成“仙”的。不过,尚有一条规定:“非处女莫娶”。也就是说,最好不要娶曾经结过婚的女子而进行双双修炼。 
“玉虚派”门下通过争战救回“真我”,在道之初成后又精进了一层。 
更上一层楼,则如人们常说的“魂归道山”。但这里所说的道山并不是人死后“魂归道山”,而是将道山作为修炼的尺码,来衡量自己。 

12下一页

鲜花

鸡蛋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下一篇:道家高人揭秘胎息上一篇:修真术语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