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_login 微信登录
注册忘记密码
查看: 1843|回复: 2

高式国注“九要论”

[复制链接]
39_avatar_middle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83

主题

636

帖子

8248

积分

版主

Rank: 11Rank: 11Rank: 11Rank: 11

积分
8248
online_moderator 发表于 2011-5-16 22:34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高式国注“九要论”
编者按:考证“九要论”的出处十分重要,从各种版本的“九要论”中求同存异/披沙拾金也十分重要,但更重
的是:如何用“九要论”的理论精髓指导我们科学修习形(心)意拳,达到强身健体、延年益寿的目的。
  这本“九要论”是陈再实先生于1947年在山西省解放战争中,进行“土地改革”时收集到的,后来经过陈
再实先生的“三顾茅庐”,由黑龙江省老武术家、名医高式国先生注释。高老注释的“九要论”是新中国成立后
不可多见的研究形意拳的理论著作。此文虽是高老即兴之作,但其深厚的国学、医学和武学修养无不体现
在字里行间,将形(心)意拳的真谛无私地贡献给了读者。使一大批依此修炼形(心)意拳的习者对“九要论”中
最重要、最精彩的部分一目了然,有所感悟。高老一生悬壶济世,闲暇之余专修武术,寿至百余岁,无疾
而终,火化后得舍利五枚。相信读者会从高老注释的“九要论”中受到良好的教益和启迪。
  陈再实简介
  陈再实,山西临县人。自幼随王再庭习练少林拳术,同时随曾祖父陈树林习山西形意拳。后从穆秀义
学河北形意拳。又向庞日新习综合形意拳。后经杨松山指点,专攻形意拳。在抗日战争中,曾以形意五行
拳之炮拳击中伪便衣队长,拉到村外处死。建国后,曾在《中华武术》等杂志上发表文章,并身体力行地
宣传武术,被评为黑龙江省武术挖掘整理工作先进个人。曾任省武术协会副主席、哈尔滨武协副主席、中
国火车头武术协会主席、中国武当山武当拳法研究会顾问。
  
  高式国简介
  高式国(1884~1989年),河北省宁河县人。1922年中学毕业后曾任塾师,同时自学中医。先后师事吕
秦交、蒋鹤青、吴道善等人。高老毕生穷治医经,对针灸学说亦有较深入的研究,著有《内经补正》、《
针灸穴名解》等。高老的养生六字箴言为:不馋、不懒、不愁。武技贡献留世有“树拳”及“手杖操(亦名五行
杖)”。
  
  岳武穆九要论
  前言:《岳武穆九要论》是我于1947年在山西省解放战争中,进行“土地改革” 时收集到的。相传是形
意拳的创始人岳飞遗留下来的一篇极为重要的著作,三十多年来我视为珍宝,所以一直保存到现在。1978
年我请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八十二岁高龄的著名老中医、老武术家高式国老师加以“注解”,现特复制,
供武术爱好者研究参考。
  有人提出形意拳的创始人是不是岳飞?《九要论》是不是岳飞的著作?都有待考证。但其内容确有学习
研究的价值。故在未考证清楚之前,仍用传统的说法发表,待考证清楚后,如确有误,再作必要的纠正或
说明亦可。望武术界同志奋起挖掘整理武术这方面的祖国宝贵遗产,以供武术爱好者学习研究。在实现我
国现代化的过程中,使武术更加科学化,在为“四化”服务和保卫“四化”中作出应有的贡献,是为至盼。
  陈再实
  1980年1月
  
  岳武穆九要论
  
  总论
  器,上而通乎道。
  (注解:形而上者曰道,形而下者日器。形是人身整体形态,形而上者是精神意识思想性情,形而下者
是筋骨皮肉四肢百骸,吾人练习武术,如果把四肢百骸筋骨皮肉练到最高的程度,就可以与思想意识相结
合,拳名形意,即此意也。)
  技,精而入乎神。
  (注解:技是艺术,神是玄妙,言练武功练到精巧的程度,即可进步到变化奥妙的程度。)
  唯得天下之至正,秉天下之真精者,乃能穷神而入妙,察微而阐幽。
  (注解:独有得天下极正确的传授,再加以专诚的练习,先得其真正精巧,然后乃能进入神秘,而更进
入妙玄,到此境界乃能探讨隐微,而发明新得。)
  形意之用,器也,技也。形意之体,道也,神也。
  (注解:凡属一事一物,俱各有体有用,体是有形的原动本质,用是无形的灵活作用。而形意拳之作用
,乃是器(四肢百骸)和技(招数),而形意拳的体,乃是道(神识情志)和神(隐微中的玄妙),即是以神情智慧
来支配招数技巧。)
  器,技,常人可习而至。道,神,大圣独得而明。
  (注解:器和技,常人可以由练习达到高妙的目的。道和神,只有大明智的人,加以钻研的功夫,才能
彻底明其究竟。)
  岳武穆精忠报国,至正至刚,其浩然之气,诚沛然充塞于天地之间。故形意之精,非武穆不能道其详

  (注解:岳飞字鹏举,死后封武穆王,生前以精忠报国自誓,人品极正,刚强不屈,其人气概浩然,如
同云行雨施一样,弥漫于天地之间,且其人最有聪明睿智然,故能道形意之详。)
  虽全谱散佚,不可得而见。而毫芒流落,只此九要论而已。
  (注解:但是岳飞原有的完整拳谱,已经失散不全,不能得见,仅剩下如毫如芒零星点点,流落于世上
的,只此九要论而已。)
  吾侪服膺形意,得以稍涉藩圉,独赖此耳。
  (注解:吾辈对于形意拳,揣摩钻研,得到稍稍涉及到形意的边缘范围,独赖有此篇之存在耳。)
  此论者九篇,理要而意精,词详而论辩。
  (注解:此论总共九篇,在理论上得其要领,在意义上得其精华,在词句上很是详细,而论述分析的又
很清楚。)
  学者有志,朝夕渐摹。而一芥之细,可以参天。滥觞之流,泛为江海。九论虽约,未始不可通微,何
莫造室升堂也。
  (注解:有志学此者,在早晚时间,研究模仿,可以由小及大,比如由芥子之小,推进扩大到与天齐,
又比如滥觞小流,可以漫延成为江海。这九要论虽然微小简略,未尝不可通幽微而达于广泛,怎么不能达
到形意之室,而升到形意之堂呢?犹言定能得到形意内容的意思。)
  
  一要论:
  散之必有其统,分之必有其合。故天壤间万类众俦,纷纷者各有所属,千汇万品,攘攘者自有其源,
盖一本可散为万殊,而万殊咸归一本,乃事有必然者。
  (注解:天下事物不外聚散分合,但散的起始必有来源统系,分的终了,必有当然总归。天地间诸多种
类,纷纷扰扰,虽种类不同,总不外一本散为万殊,万殊终归一本,这是事物必然的道理。)
  且武事之论,亦甚繁矣,要之诡变奇化无往非势,即无往非气。势虽不同类,而气归于一。
  (注解:谈到武事,也很繁难,其中主要,内则是气,外则是势,当在战斗之时,双方所用的一切诡诈
奇异的变化,在外表,无所不是用势,在内容,无所不是用气,即便用势,虽然有诡诈奇异的不同,但是
内容的用气,是一致的。)
  夫所谓一者,从首至足,内之有五脏筋骨,外之有肌肉皮肤,五官百骸,连属胶聚,而一贯者也。击
之不离,牵之不散,上思动而下为随,下思动而上为领,上下动而中节攻,中节动而上下和。内外相连,
前后相需。所谓一贯,乃斯之谓。而要非强致袭为也。
  (注解:一,即是一贯,一贯即是上下、左右、前后、内外。合而为一也,不但体质合一,即其精神意
识也是无所不贯。
  孙子曰:“夫用兵者,譬如率然,率然者,常山之蛇也,击其首则尾至,击其尾则首至,击其中则首尾
俱至。”即犹武术之上思动而下为随,下思动而上为领,上下动而中节攻,中节动而上下和,内外前后相连
,同此一理,但是此等行动,出乎自然,不可强制,又如不思而得,无为而成,或攻或守,随机应变,若
得敌拳到来,而思抵御,则不及矣。)
  适时为静,寂然湛然,居其所向,稳如山岳;值时而动,如雷霆崩山也,忽而疾如闪电。且宜无不静
,表里上下全无参差牵挂之累:宜无不动,左右前后概无遁信犹豫之部。洵若水之就下,沛然莫御,炮之
内发,疾不掩耳。无劳审度,无烦酌辨,不期然而然,莫之致而致,是岂无故云然?乃气以日积而见益,功
以久练而方成。
  (注解:彼此交手在无隙可乘之际,各守以静,外宜严肃,内宜清晰,与敌对立,稳重如山,一待有机
会可乘,立即由静变动,如雷霆样崩发而出,虽然疾如闪电,还要精神集中,不失其静。当在发动之际,
全体上下无所不动,内不犹豫,外不悖谬,如同天雨下注,又如炮发火内发,使敌方猝不及防,此乃久练
之功,临时运用,不待审度酌辨而再行动也。孙子曰:“守如处女,动如脱兔。”又说:“不动如山,难知如
阴。”同此一理。)
  揆圣门一贯之传.必俟多闻强识之后,豁然之境,不废钻仰前后之功。故事无难易,功惟自尽,不可
等躐,不可急遽,历阶而升,循序而进。而后官骸肢节,自能通贯,上下表里,不难联结。庶乎散者统之
,分者合之,四体百骸,终归一气而已。
  (注解:揣度圣门一贯之道,世代相传,然必须其人先有多知多闻的基础,有此基础,自然心地朗阔,
而再加深钻研努力向上,才有成功的效果。古人有言,事无难易,全在自己尽心力行用功而已,不可落后
。不可冒进,要像登台阶样的上升,按秩序前进,而后五官百骸肢肢节节,自然灵活贯通,形成一体,才
能得心应手,而在发散气力时,有所统御,不致撒手无着,已经分散出的气力,也能有分寸,而适合内心
的号令。看过整体的气,虽然分散在四肢百骸,而全体大用的联络,仍归一气而已。)
  
  二要论:
  论捶而必兼论气。夫气主于一,实分为二。即呼吸也,呼吸即阴阳也,阴阳即清浊也。捶不能无动静
,气不能无呼吸。吸则阴,呼则阳。静则阴,动则阳。上升为阳,下降为阴。盖阳气上升而为阳,阳气下
降而为阴;阴气下行而为阴,阴气上行而为阳,此阴阳之分也。
  (注解:捶者击也。人在出手打敌时,有发出必有收回,发则为动,收回停止为静。凡捶必用力,必以
气促使拳乃发出,然气有呼出必有吸,一呼一吸,而阴阳清浊上下升降,随之生出,若加细分析,阳气中
分阴阳,阴气中也分阴阳。
  然阴生于阳,阳生于阴。比如呼之后必吸,吸之后必呼。上升到极点必要下降,下降到极点必要上升
,武术进步退步,出手回手,也是一阴一阳,所以武术不能脱离阴阳。不但武术脱离不开阴阳,凡所有事
物也都脱离不了阴阳。)
  何谓清浊?升而上者为清,降而下者为浊。清气上升,浊气下降。清者为阳,浊者为阴。要之,阳以滋
阴,阴以滋阳,统言为气,分言为阴阳。气不能无阴阳,即人不能无动静,鼻不能无呼吸,口不能无出入
,乃对待循环者。然则气分为二,实主于一,学贵神通,慎勿胶执。
  (注解:此篇论气,若能将清浊、升降、呼吸、出入,分别清晰,对于拳术即可心领神会,但呼吸升降
,要出入自然,不可呆板固执。)
 三要论:
  夫气本诸身,而身之节无定处。三节者,上中下也。身则头为上节,身为中节,腿为下节。头则天庭

为上节,鼻为中节,海底为下节。中节则胸为上节,腹为中节,丹田为下节。下节则足为梢节,膝为中节

,胯为根节。肱则手为梢节,肘为中节,肩为根节。手则指为梢节,掌为中节,掌根为根节。为例,是故

自项至足,莫不各有三节也。要之若无三节之所,即无着意之处。盖上节不明,无依无宗。中节不明,浑

身是空。下节不明,动辄跌倾。节顾可忽乎哉。故气有所发,则梢节动,中节随,根节催。然此乃按节分

言者。若合而言之,则上自头顶,下至足底,四体百骸总为一节,夫何三节之有,又何各有三节之足云。
  (注解:本论大意,即气有所发,全身贯通,上下左右相互策应,分言之,则头颈背腰臀肩肘腕胯膝手

足爪,发气各有所在,合言之总归一气。)
  
  四要论:
  试于论身论气之外,而进论夫梢者焉。夫梢者身之余绪也。言身者初不及此,言气者亦属笔论。捶以

内而外发,气由身而达梢。故气之用,不本诸身,则虚而不实。不形诸梢,则实而仍虚。梢亦乌可不讲,

然此特身之梢耳,而犹未及乎气之梢也。
  四梢为何?发,其一也。夫发之所系,不列于五行,无关乎四体。似不足立论。然发为血之梢,血为气

之海。唯不必本话诸发以论气,要不能离乎血而生。气不离乎血,即不得不兼及乎发。发欲冲冠,血梢足

矣。抑舌为肉梢,而肉为气之囊。气不能形诸肉之梢,即无以充其气之量。故必舌欲催齿,而后肉梢足矣

。至于骨梢者齿也。筋梢者指甲也。气生于骨,而联于筋。不及乎齿,未及乎筋之梢。而欲足乎尔者,要

作齿欲断筋,甲欲透骨,不能也。果能如此,则四梢足矣。四梢足,而气自足矣。岂复有虚而不实,实而

仍虚者乎。
  (注解:此节论梢。或日发、齿、舌,本不能攻敌,爪甲虽能进攻,不过抓捏而已。此四者对于战斗似

无意义,此仍只知用力,不知用气之言也。殊不知人当用力之际,必先发动内身之气,故有怒发冲冠,咬

牙切齿,闭口藏舌而不言,或暗呜叱咤而发威,或摩拳擦掌而作式。若自表面观之,乃本人个自发威耳。

若究其发之所以上冲,齿之所以切切,舌之所以叱咤,爪之所以摩擦,皆内身之气,有以促使之也。)
  
  五要论:
  拳者,即捶以言势,即势以言气。人得五脏以成形,即由五脏而生气。五脏者,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

。乃性之源、气之本也。
  (注解:以上数论,言气言势。本论言气所由生,乃本之五脏,五脏各有其性,即各有其气,此言性与

气之本源也。)
  心为火,而性炎上。肝为木,而形曲直。脾为土,而势敦厚。肺为金,而有从革之能。肾为水,而有

润下之功。此乃五脏之义,而有准之于气者,皆各有所配合焉。乃论武事所不能离者。
  (注解:五脏之性,各有不同,分属五行各有其义。火性炎上,心好高而喜胜,故配其属火。木性舒散(

故其枝叶四布),肝喜通畅,故配其象木。金性刚坚,而能溶化为至柔之液体(而始终不失其坚),其变革之

性,胜于水火木土,人之气,贮藏于肺,气之性至大至刚,故以金配肺。土性敦厚(能生万物,能容万物),

脾与胃合,胃能容受,消化饮食以生气血,是脾胃之性,均属敦厚,故以脾配土。水性润下,肾司人身之

水,故配。肾象水。其所以配五行合五脏者,取其性气之用,非所其有形之质也。)
  其在内也,胸为肺,乃五脏之华盖。故肺动,诸脏不能静。两乳之中为心,而护以肺。盖心居肺之下

,胃之上。心为君火,心动而相火无不奉合焉。两肋之间,右为肝左为脾。背脊十四节为肾位,分五脏而

总系于脊。脊通一身骨髓。而腰为两肾之本位,故肾为先天第一,尤为诸脏之源。故肾水足,而金木水火

土咸有生机。
  (注解:五脏在内部,各有固定位置,肺居最上如同华盖,肺下为心,心下为胃,胃左为脾,胃右为肝

,心则居中为主也。脊骨通一身之髓,自上而下,第十四椎处为命门,命门左右各一肾,故日两肾之本位

在腰。肾为先天之本,为诸脏之源,肾水足,则五脏俱足,故拳经谓主宰于腰也。)
  然五脏之存于内者,虽各有定位,而机能又各具于周身。颈项脑骨背皆肾也,两耳亦为肾。两唇两腮

皆脾也。而发则为肺(医书日肺主毛皮),天庭为六阳之首,而萃五脏之精华,实头面之主脑(前额内部即是

大脑),不啻为一身之座督矣。印堂者为阳明胃气之冲。天庭性起机由此达(此句费解,恐有错误)。生发之

气由肾而达于六阳(手足各有太阳,阳明,少阳,三经故日六阳),实为天庭之枢机也。两目皆为肝。细绎之

上包为脾,下包为胃。大角为心经,小角为小肠,白则为肺,黑则为肝,瞳则为肾。实为五脏精华所聚,

而不得专谓之肝也。鼻孔为肺,两颐为肾,耳门之前为胆经,耳后之高骨亦肾也。鼻为中央之土,万物滋

生之源,实为中气之主也。人中,乃血气之会,上冲印堂,达于天庭,而为至要之所。两唇之下为承浆,

承浆之下为地阁。上与天庭相应,亦肾位也。领顶颈项者,五脏之导途,气血之总会。前为食气出入之道

,后为肾气升降之途,肝气由之而左旋,脾气由之而右旋,其系更重,而为周身之领要。两乳为肝,肩窝

为肺,两肘为肾,四肢为脾。两肩膊皆为脾,而十指则为心、肝、脾、胫、肾。膝与胫皆肾也。两脚跟为

肾之要,涌泉为肾穴。大约身之各部,突者为心,陷者为肺,骨之露处皆为肾,筋之连处皆为肝,肉之厚

处皆为脾。
  (注解:五脏虽各有定位,然其机能作用,则周布全身。统领顶脑骨背,以及两耳,皆属于肾。唇与腮

皆属肺。医书谓头为诸阳之会,故天庭为六阳之首,其精华荟萃于头面。又手阳明经起于手,循臂上行至

面,内行属大肠。足阳明经,起于面,而循胸下行属胃,会于天庭。而内部生发之气,由肾循命门,上脊

背经项颈额,而达于六阳,亦会于天庭。又由面部地阁上经人中,过印堂,亦与天庭相会。
  五脏之气,不但达头面,而且达于四肢,不但定位于胫臂手足,而且流着于筋骨皮肉。玩味本文“突者

为心,陷者为肺,骨之露处为肾,筋之连处为肝,肉之厚处为脾”等句,则周身与五脏无一处不是连接。)
  象其意,则心如猛虎,肝为箭,脾气爆发似雷电,肺经翕张性空灵,肾其伸缩动如风。其用为经,制

经为意,临敌应变,不识不知,手足所至,若有神会,洵非笔墨所能预述者也。至于生克冶化,虽有他编

,而究其要领,自有统会,五行百体,总为一元,四体三心,合为一气,奚断断之于一经一络节节而为之

哉。
  (注解:心如猛虎,肝如箭,言其勇猛直前也。脾气暴发似雷电,言其速且疾也。肺经翕张性空灵,言

随机应变,敌人莫测也。肾其伸缩动如风,言其进退自如也。
  其用为经,是作用不外经常之道,但经常之道须有变化,变化须有节制,故日制经以意,意之所动,

信手从心,操纵自如,欲求如此成就,须明生克冶化,追求其中要领,其要领无他特殊,只是把五官百体

锻炼成为一体,把四体三心合成一气,何必固守一经一络一支一节分割运用。)
  
  六要论:
  心与意合,意与气合,气与力合,内三合也。手与足合,肘与膝合,肩与胯合,外三合也。此为****

。左手与左足相合,左肘与左膝相合,左肩与左胯相合,右之与左亦然。以及头与手合,手与身合,身与

步合,孰非外合。心与眼合,肝与筋合,脾与肉合,肺与身合,肾与骨合,孰非内合。岂但****而已耶。

然此特分而言之也。总之一动而无不动,一合而无不合,五行百骸悉在其中矣。
  (注解:所谓合者,即前论所言:“五行百体总为一元,四体三心合为一气”也,玩味本论内外三合之外

,又其他各有三合,即整体全身,左右前后,上下内外,无所不合也。)
  
  七要论:
  头为六阳之首,而为诸身之主,五官百骸,莫不惟首是瞻,故身动头不可不进也。手为先行,根基在

膊,膊不进则手却而不前矣,故膊贵于进也。气聚中脘,机关在腰,腰不进则气馁而不实矣,故腰亦贵于

进也。意贯周身,运动在步,步不进,而意则瞠然无能为矣,故步尤贵于进也。以及上左必须进右,上右

必须进左,其为七进,孰非为易于着力者哉。要之未及其进,合周身而毫无灵动之意,一言其进,统全体

而俱无抽扯游移之形。
  (注解:此论,言进则一身俱进也,因为视听言动根于五官,故以头为侦察之官,故先言头,在军事上

贵得敌情,在武技也不例外,故先侦得敌情,而先行官随即出动,腰为主宰,气为辎重,步为根基,肩膊

为之督促,左右为之救应,当其未动,则稳重如山,一旦发动,则周身灵运,只此一身,而有全军之势矣

。)
  
  八要论:
  身法为何?纵横、高低、进退、反侧而已。纵则放其势,一往而不返。横则裹其力,开括而莫阻。高则

扬其身,而有增长之意。低则抑其身,有捕捉之形。当进则进,弹其身而勇往直冲。当退则退,敛其气而

回转伏敛。至于反身顾后,后即前也。侧顾左右,左右岂敢当哉。而要非拘拘焉为之也。
  (注解:言既进之后,则灵便身法,辗转变换,不可拘于成现,要在因势致宜。)
  察乎敌之强弱,运用吾之机关。有忽纵而忽横,因势而变迁,不可一概而推。有忽高而忽低,高低随

时以转移,不可执格而论。时而宜进,故不可退而馁其气。时而宜退,即当以退而鼓其进,是进固进也,

即退而亦实赖以进。若反身顾后,而后而不觉其为后。侧顾左右,而左右只不觉其为左右矣。
  (注解:古有成言:“兵不厌诈”,武术也是一样,又兵法说:“能而示之以不能,用而示之以不用,近而

示之远,远而示之近”。此节颇与相似。)
  总之机关在眼,变通在心。而握其要者,则本诸身。身而进,则四体不令而行矣。身而退,则百骸莫

不冥然而退矣。身法顾可置而不论哉。
  (注解:所谓机关在眼,是探得敌情。变通在心,是当机立断。尤要身为主宰,如将帅坐镇而督理全军

也。)
  
  九要论:
  身之动也以步,步乃一身之根基,运动之枢纽也。以故应战对敌,皆本诸身,所以为身之砥柱者,莫

非步。随机应变在于手,所以为手之转移者,亦在步。进退反侧,非步何以作鼓荡之机。抑扬伸缩,非步

无以操变化之妙。所谓机关者在眼,变化者在心。而所以转弯抹角、千变万化,而不至于窘迫者,何莫非

步为之司命耶。而要作勉强以致之也。
  (注解:此论言步,人只知手能打人,脚能踢人,若不有步法为之转移,伸手不能及敌人之身,抬脚自

身先倾斜,故有马步、弓步、拗步、箭步、偷步、胯步、虚步、垫步等名词,要在步法变异,为图进手便

利而已。)
  动作出于无心,鼓舞出于不觉。身欲动,而步为之周旋。手将动,而步亦为之催逼,不期然而然,奠

之驱而驱,所谓上欲动,而下自随也。且步分前后,有定位者,步也。然而无定位者,亦为步。如前步之

进,后步之随,前后自有定位。若以前步作后,后步作前,更以前步作后之前步,后步作前步之后步,则

前后亦自然无定位矣。总之拳乃论势,而握要者为步。活与不活,固在于步。灵与不灵,亦在于步。步之

为用大矣哉。
  (注解:步无定位,或有定位,在于活便,不可强致,固在练习纯熟,用之活便,若心思滞缓,见机犹

豫,亦与肢体滞涩同样,若求动作出于无心,鼓舞出于不觉,非心身敏捷不可,若能心思敏捷,则步法亦

随之敏捷,步法敏捷,则身法、手法俱随之敏捷矣。)
  跋语
  窃忆上古圣人之教下也,礼仪三百、威仪三千,即犹居家、家有严有慈;治国、国有尝有罚也。家齐

国治天下、宁有不平者乎!此无他,令之以文,齐之以武而已。
  然人之道于文武也,必素有修持,非以信手拈来也。倘有人焉,信口成文,出手能武,则其于文武之

道,混然融贯矣。昔有岳武穆者,文武大道之雄也,其人生平行为,报国以忠,事亲以孝,守身以节,待

人以义,其所谓完人者乎。
  近今余于武道中遇有陈君再实者,其人拾文则观其大略,于武则测其精微,藏有岳飞九要论,出以见

示,且云将以出刊,并要余注解,余甚有愧焉,窃念余何人斯,敢附天骥之尾乎!辞不获已,勉为译言,至

于深堂奥旨,曷敢窥其窍妙。因忆武穆高风,不禁远想长叹,又念孔子有言:圣人吾不得而见之,得见君

子者,斯可矣。余则日岳武穆吾不得而见之,得见九要论斯可矣,有感陈君之功也。为此跋语。
  平平医人高式国 
88_avatar_middle

尚未签到

1

主题

6

帖子

25

积分

初级会员

Rank: 2

积分
25
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11-7-12 14:16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北京中医药大学 彭鑫(医学博士)讲解養生八段錦的醫學原理
41_avatar_middle
累计签到:526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39

主题

3436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白金长老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16612
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11-7-26 21:03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楼主分享!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qq_login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